当前位置:首页 > 小学教研>> 特色聚焦>> 超小班教学 > 内容详情

超小班教学

拥抱农村小班化教育的春天

来源:  作者:  关键字:  人气指数: 次  时间:2017年03月17日

安溪县魁斗中心学校  蔡坤耀

曾有一本书风靡全球,书的名字叫做《窗边的小豆豆》。书的主人公黑柳彻子曾是一个“窗边族”,长期游离于老师和同学之外。有一天,她幸运地来到巴学园——一个只有30多个孩子,以报废大巴车为教室的农村小学。在这里,她没有再受到排斥。她喜欢这里的自由,喜欢小林宗作校长的幽默有趣,喜欢上午学完课程后下午令人期待的活动……即便成年后,她仍对小学生活如数家珍,对于她的校长——日本著名的教育家小林宗作充满感激,怀念之情跃然于字里行间。巴学园的教育模式是日本早期小班化教育实践的缩影,它对当下中国农村实施“超小班教学”具有很好的启示价值。

为什么要实施?

在当下中国农村,像巴学园这样的超小型小学有很多,而且,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这样的学校还会越来越多。以我县为例,全县266所小学中,100人以下的学校(含教学点)就有88所,占到全县小学数的33%,其中15人以下超小型班级占到全县农村基层小学班级数的近三分之一。

近年来,国家对农村薄弱学校的扶持力度不断加大,《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指出:“要进一步加大农村、边远贫困地区、民族地区教育投入。”“加快缩小城乡差距。建立城乡一体化义务教育发展机制,在财政拨款、学校建设、教师配置等方面向农村倾斜。率先在县(区)域内实现城乡均衡发展,逐步在更大范围内推进。”据教育部统计,自2010年实施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以来,全国已投入逾360亿元用于改善农村教学装备。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的教学装备已有显著提升。然而,与办学条件显著提升不相适应的是:大部分农村小学在学校管理理念和课堂教学组织形式上还不能适应生额锐减的状况,仍然采用大班教学形式。课堂上,教师站在高高的讲台上,面对松松垮垮的几个学生和稀稀疏疏的问答声,感到课堂没有气氛而极不适应。学生学得没有信心,教师教得没有激情,教学质量持继下滑,成为名副其实的“超小班,大问题”。

面对这样的困境,如何有效提高农村“超小班”教学水平,促进区域教育均衡呢?针对这一问题,我们确立以“超小班教学”为研究目标,尝试用小班化教育理念改变“超小班”教学组织形式,关注每一个学生全面而有个性的发展,并由此满足人们对优质教育的追求。

主要挑战是什么?

“超小班”是小班化教育理念下的一种特殊教学组织形式。小班化教育20世纪80年代就在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推行。20世纪90年代末,上海、北京、杭州、南京等发达地区也相继开展小班化教育实验,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该项实验在农村推进,尚属少见。由于农村的特殊性,实施“超小班”教学仍需克服不少现实困难。

首先,虽然农村客观上形成了大量的超小班,但班级生额小型化不等于“超小班教学”,它只是实施“超小班教学”的一个必要客观条件,更重要的是教育理念的转变。以前的大班教学,由于班生额庞大,我们只能关注整体,将更多精力放在解决普遍性问题上。而“超小班教学”,意味着班生额下降到15人,甚至10以下,已经有条件做到“关注每一个,发展每一个”,从而达到“成就每一个,幸福每一个”的教育追求。从关注“普遍性”到关注“每一个”,这是一个质的飞跃,也是“超小班教学”的核心追求。这一理念的转变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长期学习、实践的过程。

其次,经费也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践行“超小班教学”理念,需要在校园文化、班级环境、教学设施等方面进行提升,以营造更适合学生个性发展的生活化学习环境,这就需要更多的经费投入。虽然近几年来,国家对农村的教育经费有所倾斜,硬件设施大幅改善,但由于国家或地方的相应政策还未出台,每年公共经费拨款都是基本固定的,或者按学生数拨款。这让许多农村学校,特别是超小规模学校在经费上捉襟见肘,只能勉强维持学校基本运行,无力投入更多。

再次,教师是践行“超小班教学”最核心的因素。教师的专业水平、职业素养决定着实践的成效。然而,当前农村教师队伍整体却面临着诸多问题,如长期以来,不仅学生向城区流动,大量年经的、高素质教师也向城区流动;农村教师年龄老化现象严重;农村学校布局零散,不利于集中教研,教研氛围淡薄;教师外出学习、培训机会较少,自我学习热情不高等,特别是偏远地区的超小型学校,这些问题更加突出。

如何有效实施?

当前,农村小学实施“超小班教学”,有机遇,也有挑战。面对机遇和挑战,我们选择了行动。经过近一年的实践研究,我们惊喜地发现,“超小班教学”带来了更融洽的师生关系、更高效的课堂教学、更温馨的学习环境、更浓厚的科研氛围以及更多的社会关注。虽然成果有限,但这些真切的变化却给了我们信心。以下,将一些心得与同行们共享。

1.循序渐进

农村小学面临观念、师资、经费等客观问题,推进“超小班教学”研究只能循序渐进。特别是实验初期,将步子迈得小一点,有利于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调整。

首先,在实验校的选择上,初期数量上不宜过多,一至二校即可,这样有利于我们集中精力,重点突破。另外,应尽量选择较有活力的学校。这些学校的行政和教师往往能较好接纳和理解新鲜事物并体现出较好的行动自觉,在面对困难时也会有较高的耐挫性。

其次,在教学设施优化方面,也要立足农村实际,适度超前即可,不可盲目求高、求全。由于“超小班”班生额较少,教室的活动空间相对变大,在教室内设置办公区、阅读区、展示区、活动区等不同功能区,能使教室更具人文性和生活性。实验初期,受经费和理念的制约,可先由实验教师根据班级特色制定方案,成熟一班,配置一班,不可一哄而上,否则出现偏差难以更改,也会造成浪费。

2.立足课堂

课堂是落实“超小班教学”理念的主阵地,也是最关键的核心因素。

首先,要改变教学观念。“大班”可以上得热热闹闹,“小班”也一样可以上得风生水起。教师应废除清规戒律,突破零零总总的限制,和学生平起平坐,零距离接触学生,利用班生数不多的优势建立融洽的师生关系。课堂上,甚至可以教师和学生围成一圈,不分大小,不问尊卑,自由自在地畅所欲言。想想孔子的侍坐章,也不过如此。

其次,要改变教学方式。如果再用传统的授课方式来给“小班”上课,效果肯定不理想。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希望子女有更大的活动空间,有更多的机会处于活动的中心地位,有更多的时间与教师交流,得到教师的个别化指导。“超小班”人数少,为实现个性化教学提供了大班所没有的天然条件,教师可以更多地了解学生,学生也可以得到更多关注。

再次,应当让孩子们亲密接触大自然。相对“大班”而言,“小班”更易组织外出,一个教师就可以轻松地带领六七个学生出门,而且安全方面也能兼顾。如巴学园中,教师在早晨第一节课的时候,就把一天要学习的知识全部写在黑板上。如果大家都非常努力,上午就能把一天的学习计划都完成了的话,那么下午一般就可以去“散步”。对于孩子们来说,“散步”的时间是自由的,既可以尽情玩耍也可以从大自然中学习宝贵知识。

3.扎实研训

农村小学由于多方面的限制,在教研方面相对薄弱,影响了教师的专业发展。因此,扎实做好实验教师的研训工作至关重要。

首先,“请进来,走出去”是一种好的研训方式。通过邀请有关专家开设专题讲座,为课堂教学把脉,能够解决宏观和微观方面的问题。特别是实验初期,由于实验人员对某些理念在理解上存有误区,及时请专家把脉课堂显得至关重要。

其次,开放研究平台也是一种好方式。农村学校自身科研力量相对薄弱,若能通过开放研究平台,引进一些科研水平较高的名师团队参与研究,与本地高校共建合作项目等,往往能够达成双赢和事半功倍的效果。

再次,要狠抓校本教研。打铁还需自身硬,外在的力量可以起到很好的助推作用,但通过实验提高自身科研水平,促进教师专业发展才是最终目的。“超小班”在当前的农村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涉及教育理念、环境设置、教学形式等系统问题。因此,校本教研在内容上,既要有系统的理论学习,也要有具体的课堂研讨;在形式上,可以是有计划的集体学习,也可采用灵活多样的自主学习。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对于农村“超小班”,我相信只要我们能够在小班化教育理念的引领下,更多关注每一个学生的发展,关注教师的专业提升,大胆思考,勇于付诸行动,就必定会迎来农村教育明媚的春天。

(刊于《福建教育》2014年第5期)